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浮沉——序

    凉秋寒夜,乱葬岗伏魔洞内,魏无羡与白衣女子对弈。

    “算了算了,收了吧。”魏无羡把手中棋子扔回棋篓里,玄石质地的棋子在竹编的棋篓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魏无羡有些赖皮似的仰面倒地,看着伏魔洞洞顶,许久无言。

    “我虽不知你是谁,但谢谢你来告诉我他们围剿乱葬岗的事,你也快些离开吧,莫要惹祸上身。”

    今天傍晚,自己刚毁完阴虎符的一半准备出去转转,眼前这个人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乱葬岗,一身白衣眸敛浅笑,手执折扇信步闲然与乱葬岗格格不入。

    然后忽然开口,说明晚四大家族就要开始围剿乱葬岗了,也不劝自己逃,也没打算离开,径直走向伏魔洞席地而坐,折扇向地轻挥,横纵各十五,显然是一个棋盘模样。

    “……”讲真,如果不是看她(打)没(不)有(过)恶(她)意,他一定会把她扔出乱葬岗。

    “呵呵,不急,再来一盘吧。”女子将棋子收回棋篓,然后把黑子棋篓向魏无羡的方向轻推,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不走吗?”

    “走?怎么走?走向哪儿?走又如何?”

    “……”

    “不夜天城之后我就与他们说过,让他们离开这里,我保不住他们了。”

    “……”

    “但他们都没离开,他们说,在别人眼里他们是温氏余孽,即使离开也没可能活多久。”

    “……”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天下之大,我竟无处可以为家。”

    棋局仍在继续,但两人却都不在言语。

    走?他若是想的话怎会走不得?毕竟眼前人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他可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啊……

    但也如他所言,走了又能去哪里?走了之后又能如何?

    也曾鲜衣怒马少年时,一骑绝尘誓苍穹。

    几手之间,棋局大变,魏无羡心神恍惚一瞬,下错一子。

    “可悔?”

    “…不必。”

    “…可悔过?”

    “……不知。”

    不悔吗?

    莲花坞覆灭,修鬼道对立,误杀金子轩,不夜天…师姐救自己身陨……哪件不让自己后悔?

    但……

    悔过吗?

    救人而得罪温家,剖还金丹给江澄,报恩保下温家无辜之人……哪件事可让自己能悔?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这是他一直所坚持的原则,但,那又如何?

    纵使自己千般无辜万般无奈,但也抵不过芸芸众人之口。

    伏魔洞内某处符咒闪烁,有人破了他在乱葬岗设下的阵法,乱葬岗围剿……开始了。

    魏无羡看着未完的棋局,“我输了,但真可惜,我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什么能让你带走的啦,不如你拿我去抵赌注啊,小姐姐~”

    女子抬头看了眼魏无羡,他和她都知道,他是心怀死志去赴这必死之局。

    人人都认为他丧心病狂阴鸷狠厉,但此时站在她眼前的他却是潇洒豪情的样子,像极了他年少时的模样,那是他最好的年岁。世家公子第四,丰神俊朗,肆意张扬。

    伏魔洞外,名唤陈情的笛子笛声轻响,陈情陈情,何人陈情,陈何人情,陈情何人?

    几日之前,云深不知处却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小启仁,你觉得那魏婴如何?确实该死吗?"蓝启仁,蓝家最为年长者,但明明相貌不过双十却用长辈的语气调侃道,这位最为严谨的蓝启仁也并未呵斥训责,不由让人有些惊奇。

      "哼!顽劣之徒,死不足惜!"蓝启仁不屑道。

      "当真?"

      蓝启仁思索一会儿,然后有些不情愿和惋惜开口,"……此子天赋异禀,生性好动,若修正道,其成就不俗于忘机。"

      "看来你似乎知道一些常人不知之事。"

      "哼!忘机都能猜到魏婴灵力受损,我又怎会猜不到魏婴剖丹给江澄,温家的小姑娘倒是个不错的医师,只可惜生错了人家啊……"

      "哦?我想我知道你对魏婴的看法了。"

      "……"

      "我走了。"

      "不送。"

    女子微微阖眼,将棋子再次收回棋篓。

    笛声戛然而止,百鬼嘶吼声传入洞内。

    “呵呵,对于你而言,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对我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四大家族围剿乱葬岗,温家余党全灭,夷陵老祖魏无羡百鬼所噬,碎为齑粉,因惧其元神复位夺舍重生,玄门百家及人间遭到报复,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压在乱葬岗顶后,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同时严查夺舍,搜集各地异象,全力警戒。

    三年后,金麟台清谈会,一直不出世的安世先生百晓生出现在上座,身侧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幼童。

    正与此时一名年轻道人押着一名少年突入清谈会。

    “……此子杀尽常氏,理应严惩不贷……”

    “星尘,不可无理。”女子帮身边幼童梳发,然后让他和金家小公子到别处去玩。

    “…晓生前辈?!”晓星尘大惊道。

    百晓生微微点头,不在言语,待事情处理完后,百晓生以杯中酒水为晓星尘卜了一卦。

    “白雪明月孤山尽,偶遇故人却不识。草木几年情,霜落风止白色城。”

    “谢前辈一卦。”晓星尘后退一步躬身一拜。

    “不必谢我,这只是一半而已,待十年后自会有人为你解出剩下的一半。”

    金家小公子和幼童你追我赶跑到百晓生身边。

    “十年后?”

    “嗯,我要闭关十年。”

    百晓生伸手把幼童抱回怀里,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枚九瓣莲银铃给金家小公子。

    “这是你的一个便宜舅舅给你的满月礼物,可保邪祟鬼怪不近你身。”

    “舅舅?”小公子歪歪头看向上座的一人,云梦江氏宗主,江澄。

    各家家主在听到这里后都大吃一惊,金家小公子的舅舅除云梦江宗主外,就只剩下……

    江澄看向百晓生的眼神瞬间变的狠辣,有憎恨,亦有欣喜。

    “我说的便宜舅舅可不是江宗主哦,那是一个虽与你没有血缘关系,却也是真心疼爱你的人,呵呵,是个笨蛋。”

    “嗯?”

    “被深深的爱着呢,如兰小公子。”

    “如兰?可是我叫金凌啊。”

    百晓生笑而不答,抱起怀中幼童离开座位,环视一圈各个家主,最后停留在首位的金如善身上。

    看着金如善贪婪的盯着金凌手中银铃的样子,百晓生轻笑,“这银铃自做出便已认主,不劳金宗主费心,恐其被外人得之。”

    “另外,那招魂大阵撤了吧,招不回来你们所想之人的。”

    说完后便就转身离去,自此后十年,世间再无百晓生及其怀中幼童的痕迹。

    十年后,一名黑衣少年行于山间,背负长剑,手执黑色长笛,幽幽一曲,锁链声踏空而来。

    “好久不见,温宁。”
 
 
 
 
 

评论(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