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逆旅——序

    “师青玄,醒一醒……师青玄!”耳边有人唤着自己的名字,师青玄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好像下一秒就能像烟一样散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那个白话真仙忽然之间出现,然后就感觉很痛……哦,对了,是哥哥,刚刚他飞升时,那白话真仙现身,说什么你哥哥马上就会被贬下凡受尽煎熬之类的,然后自己很恼火,也顾不得害怕就去撞他,结果坠落悬崖……

    哦,所以是,死了吗?

    死了也好,活下去也只不过是拖累哥哥罢了……

    “师青玄,你不能死,你想想你哥,你想想师无渡,你想让他自此以后,天地之间孑然一身吗?!”

    不可以,绝对不行!那是自己唯一的血脉至亲,是唯一真心待我的兄长,绝对不可以……

    “…哥……哥…哥……”山洞内,已经气息奄奄的鬼魂一直呢喃着。

    将散的魂体渐渐凝实,意识恍惚之时不知游荡到哪里。

    “师青玄,你想得到力量吗?足以保护兄长,保护你所想保护之物的力量……”

    想啊!当然想啊!如果有选择,谁不想继续活着,哪怕是一直在倒霉、被白话真仙缠着诅咒着自己也是想活下去的啊!

    “很好,一直向西,去铜炉山,然后从里面出来!你将成为鬼王,你将拥有力量,无人可欺,不必担心拖累别人……”

    后面的话有些听不清了,自己只知道一路向西,然后找到铜炉山。

    不过……那个声音,好耳熟啊……

    那人望着一直向西行的残魂苦笑,一直向西进入铜炉,天地为炉,众生为铜,你所遭到的苦难,你所走过的路,‘我’将一一经历踏足。

    明……不,贺兄,请原谅我以这种方式偿还我的罪孽,希望这里的‘我们’不会重蹈我们的覆辙。

    那人一身白衣,容貌与师青玄有八九分相似,手中捏出一个法诀,便散作碎片补齐了师青玄的残魂……

    似乎师家的孩子都有一种超乎旁人的执着,一旦认定了什么,那便用尽一切也要得到达成。

    十二年后,铜炉苏醒,火山爆发,新鬼王自烈焰岩浆与漫天狂风中出世,其风以铜炉为中心,上至上天庭诸神神殿震动,下至深海海底众鬼嚎哭,方圆万里皆被波及。

    上天庭众神聚在神武殿内对此商议对策,有人对其惊恐,有人主张讨伐以彰天威,有人想要拉拢为己所用,也有人毫不在意。

    “自几百年前的‘白衣祸世’后,世间第二个绝境鬼王也出世了。”

    乾坤镜中,一少年手执折扇安抚黑风,白色衣衫下隐约露出一枚长命金锁,似是察觉到什么,望向天空一角,勾唇轻笑。

    水师师无渡浑身一颤,从怀中掏出一枚一样的长命金锁,踉踉跄跄向乾坤镜走了几步,仔细看着镜中少年。

    “……青…玄?”师无渡眼睛直直的看着乾坤镜,身边的裴茗和灵文拦住了他,其他仙神就算再迟钝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新鬼王正是水师飞升不久时意外身死的弟弟——师青玄。

    师青玄将折扇展开挡在面前,只不过一瞬间,那人便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上天庭狂风骤起,金殿仙宫摇摇欲坠,琉璃瓦碎片在空中随风上下游动,时不时刮伤金柱,或者划破某位神官的衣袖。

    上位神官有法宝和法力护身,可一些地位低下的神官却几乎被这风吹走。首位上的君吾抬手,似乎准备平息这场狂风,在看到又一人的动作后收回了手。

    十年前刚刚飞升的风师贺玄手中捏出法诀与其对抗,一个没有法宝加持,一个刚刚出世法力不稳,倒也打了个不分上下。

    师青玄不知何时进入这众神齐聚的神武殿,不止是文神,即使是修行极高的武神也没能察觉,众神大惊。

    他在神武殿内款步慢行,不惧诸神打量,也不理诸神问话,眉眼含笑,步伐轻盈,到真像是个年方二八的少年。

    神武殿内,水师师无渡是绝对不可能对自己弟弟动手,武神之首的裴茗和文神之首的灵文与师无渡交好是绝对不会出手,一些神官恐于师无渡不敢轻举妄动,但总归还是有些脑子好似转不过来和师无渡得罪的人向师青玄发难祭出自己的法器。

    片息之间,几十道法力和符咒击向师青玄,刚刚一直施法阻风而且与师无渡一直关系不是很好的贺玄却在自风停后反倒收手不再动作。

    “青玄!”师无渡看见师青玄被击中后祭出水师扇,却被贺玄抓住,阻止了动作。

    “贺玄!放开!”师无渡瞪着贺玄。

    “冷静一下,水师大人,那个……”贺玄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少年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神武殿内。

    “……那只是个幻影,或者说是海市蜃楼,并非真人。”

    师青玄自黑风中破障而生,并于刚刚出世之时以海市蜃楼戏耍上天庭诸神一事在神鬼两界传开,因其为自‘白衣祸世’后的唯一一位绝,将其与之后成绝的‘血雨探花’和近绝的‘青灯夜游’并称为四大害,冠名为‘玄风戏天’。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