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浮沉——二、蓝忘机

    其余几人先行赶回莫家庄察看情况,蓝思追留下和魏无羡说明情况。

    这莫家庄有一子与某个世家有些关系,几年前被世家带回修仙,因断袖之癖被仙门赶了出来,前些日子惨死,正赶上他们下山历练的时候,就被委托了这件事。

      魏无羡眼神示意温宁在此处等他,翻身下马,手在马背轻拍,原本俊壮的黑马化作一枚黄符被他收入袖内。

    “死者如何?”魏无羡和蓝思追一边交谈一边回到莫家庄。

    “死者名为莫玄羽,死状惨烈,但其身下却有不知名的阵法,我们没敢有什么举动,害怕误触阵法。”

    来到莫家庄就看到一衣着华丽的妇人如泼妇般骂着几个蓝家小辈,妇人是莫夫人,之前的尖叫声也是她发出的,他的儿子偷拿召阴旗,被邪祟所杀。

    纵使理在他们,但蓝氏家教极严,他们也只能忍着,脸色有些难看。

    魏无羡皱皱眉,随手抽了张黄符画了几笔贴她嘴上,“你以为你在骂谁,真把别人当自家奴仆了?人家千里迢迢过来退魔除妖分文不取,倒欠你的了?你儿贵庚?今年十七该有了吧,还是个‘孩子’?几岁的孩子还听不懂人话?昨日再三叮嘱不要动阵内任何东西不要靠近西院,你儿半夜出门偷鸡摸狗,怪他们?”

    骂完莫夫人,魏无羡转身指着一直站着被骂的几个小辈,“也不是我说你们,都这么多年了,你们蓝家怎么还这个德行?一个个都快被骂成孙子了还要什么涵养?回去向你们含光君泽芜君他们学学禁言术,这种情况一使一个准儿!”
 
    几个少年相互看看,交流一下眼神,都点头说好。虽说也挨训了,但他们也不是不懂人情的孩子,这番话对他们关心多于训斥还是能听出来的。而且刚刚替他们骂回去的时候,真心解气啊。

    蓝思追把魏无羡的话在心里过了几遍,然后有些疑惑,‘这洛公子年纪不大,为何对蓝家如此熟悉?刚刚已经通报了含光君,不久就会赶到,如若相识,含光君应该知晓此人来历。’

    “别撕了,再过半刻就会自行解开。”

    魏无羡也不在意莫夫人看他恨之入骨的眼神,前世都看了不知多少了,早就习惯了。直接转身让蓝思追带路去莫玄羽房间,蓝景仪也跟着去了,其余小辈想了想也跟着一起走了。

    打开莫玄羽房间,看了看里面的简陋家具,确定这莫玄羽是相当不受宠啊。

    屋内空地上,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徒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的一些狂乱的咒文,图形和文字中透着阴森邪气。莫玄羽就躺在环阵中央,面涂白粉,露出的手臂上伤痕累累。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是了如指掌,不过,这符文有点眼熟啊。

    这莫玄羽应该是献舍失败了。 

    不过,一个不受青睐被赶出世家的人,怎么会知晓这等禁术?

    魏无羡在墙角纸篓里发现几个纸团,上面字密密麻麻,魏无羡把所有纸团都展开看了一遍。这应当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苦闷之时写来发泄的东西。有些字句段落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焦虑紧张透过扭曲的字迹透纸扑面而来。 
              
    魏无羡耐着性子一张张看过,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回头看了看蓝家几个不敢上前,只在阵法不远处看看的少年,笑着向他们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蓝景仪天性好动,再确认安全后就有些耐不住的凑了上去,蓝思追犹豫了一下也走了上去。蓝思追和蓝景仪可以说是他们的首席,他们去了,其余人也就跟上了。

    “这阵法是‘献舍禁术’,是一种古老的禁术,与其说是阵法,不如说是诅咒。发阵者以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阵法和咒文之后,坐于环阵中央,召唤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被召唤的邪灵完成自己的愿望。代价则是肉身献给邪灵,魂魄归于大地。”

    “听起来,这‘献舍禁术’与‘夺舍’是截然相反的术法啊。”蓝思追低声喃喃道。

    “没错,两者正好相反,但‘夺舍’常见,‘献舍’却不常见,甚至极为稀少,千百年来也不过三四人罢了。”这三四人的愿望无一例外,都是复仇,召唤来的邪灵都完美地以残忍血腥的方式为他们实现了愿望。
    
    后面的话魏无羡没说,到底还是只是些孩子,而且蓝家的话,还是不要让他们涉猎过多为好。

    “那这个人是……” 蓝景仪微微上前,但还是躲在魏无羡身后,不敢靠近莫玄羽。

    “献舍失败有两种,一种是阵法不全,另一种是他所召唤的邪神不存在了。”魏无羡蹲下身,手指在血绘的阵法上轻点,眼睛一直看着阵法。

    “那这是哪一种?”

    “呵呵,典型的第二种献舍失败。”

    魏无羡眼睛一直看着某处符文,“阵法虽粗糙,但也比较完整,应该是没召唤到他所想的邪神,流血过多而死。”

    呵呵,我就说这阵法上的符文怎么这么眼熟,这上面写的,不就是我的名字吗?!

    转世之后一直被师傅揪着练字,现在再看看自己原来的字……心情有点复杂。

    “不存在的邪神,那会是谁?”

    魏无羡充耳不闻,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手指在地上抹了抹,把血迹擦掉后就想带着这群小鬼回大厅,然后就听见“一定是夷陵老祖”之类的话。

   “……”喂,我的人品有这么差的吗?!怎么什么都是我的错?虽说确实是在召唤我没错,但我已经转世,魂魄没有游散在世间这也怨我喽?

    魏无羡无奈苦笑,拍了拍几个小鬼的头,带他们回了大厅。

    大厅内,仆人们四下逃窜,其中一个下人倒在地上,颈间有青痕,颈右乌青较大,应该是被某人的左手掐死的。另一人从打扮上来看应该是莫家庄的主人,但他倒在地上,血肉仿佛都被吸干掏空般皱巴巴地枯了。

    两个倒在地上的人都没了左臂,一日连杀三人,看来这邪祟蛮有本事的。

    除蓝家小辈和魏无羡外,大厅中只剩下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莫夫人。

    其中一个蓝家小辈要去扶她,被魏无羡勾着领子给拎了回来。

    “别去,她已经死了,那邪祟现今就在她身上。”

    魏无羡指着她的左手,她左手的手指却比右手长了些许,也粗了些许。指节勾起,充满力度,这分明是只男子的手!

    莫夫人飞快向几人奔来,“脱校服,罩在她左臂上!”魏无羡拔出仙剑迎上莫夫人,一剑斩下她的左臂。

    蓝家校服的外衣内侧用同色细线绣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术真言,有护身保命之奇效。不过遇上这样厉害的,用过一次便只能作废。

    几个蓝家小辈也听话脱下校服罩住左臂,层层叠叠仿佛一道厚重的白茧把它裹住,但片刻过后,白茧‘呼’的燃烧起来,绿色的火焰邪意冲天,恐怕校服撑不了多久,几个蓝家小辈有些手足无措。

    魏无羡抽出十几张黄符,咬破手指在上面画咒文,然后全部扔向白茧,十几张黄符密密麻麻地封住火焰,裹住左臂,但也知这样不会完全制住它。刚想再有动作的魏无羡听到两声弦响,原本有些惊慌的少年们刹那间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蓝思追转头看向琴声处,欣喜道,“含光君!”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来人。

    一听到这两声天外琴响,魏无羡转身就走。

    好巧不巧,来的是蓝家人;要死不死,来的是蓝忘机!

    蓝忘机出手,很快就制服了那条左臂,在所有人都在欢呼的时候,蓝思追发现魏无羡人不见了。蓝思追有些沉默,一会儿等含光君来了把此人此事都一并说了吧。

    另一边,魏无羡在后院找了头花驴子当坐骑,画符黑马虽然看起来更帅气一点,但毕竟也是烧灵力的,鬼知道之后会碰见什么,还是省下点儿灵力为好。

    之后躲着蓝忘机他们带着温宁离开了莫家庄。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