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逆旅——一、如风鬼王师青玄

    太子殿下第三次飞升,声势浩大,神钟震坠,金殿错位。而事件的主人公太子谢怜则有些尴尬的为自己飞升时造成的诸多事故准备凑功德赔偿。

    “近来北方有一批大信徒频频祈福,想来很不太平。帝君目下顾不上北方,若太子殿下愿意代替他去一趟,届时无论这批大信徒还愿时供奉功德几何,尽数奉于你坛上。你看如何?”

    执掌人事的神官灵文从袖中抽出一只卷轴递给谢怜。

    “多谢。”

    谢怜心中暗自感叹帝君君吾又帮了自己一次,心中感激,却也找不到什么词来表达。双手接过卷轴,接了这任务。

    谢怜刚走,一阵清越的银铃声在殿内响起,一白衣少年走进灵文殿内。

    “啊,你来了不去找你哥,也不去找你贺兄,来我殿内何事?”

    灵文看着与这少年相当熟悉,随口就调侃了一句。

    “诶?我这才来,你就要赶我走啊?”

    少年也是大方懂事,顺着就向下说了几句,有些委屈的表情也是相当到位,可怜巴巴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行了,别贫了,你这副样子要是让你哥看见,我这灵文殿还不得让他掀个底朝天。”

    “唔……你的话不太一定,如果是贺兄的话差不多。”

    “哦?怎么换成了风师大人?上次不还是裴将军吗?”

    一阵风吹过,几个卷轴被风吹开,灵文随手拿起只笔准备核对公文,听到少年的话后抬头问少年。

    “啊,上次我化女相和贺兄去皇城游玩的时候走丢时被他看见了……”

    “……”

    #一切尽在不言中,裴将军,一路走好#

    #点蜡##点蜡##点蜡#

    鬼市,红帐层层叠叠,赤烛架台落在各个角落,红衣男子出了通灵阵,从怀中取了两枚玲珑骰子把玩,然后将骰子一抛,烛花轻跳,红泪不稳坠出台托,室内空无一人。

    谢怜伪装成新嫁娘坐在轿内,刚刚让南风和扶摇离开自己一人等待鬼新郎。

    花轿外传来了两声轻笑,像是个年轻的男人,又像是个少年。
 
    谢怜端坐不语。

    若邪绫在他手上静静缠卷着,蓄势待发。只要来人流露出一丝杀气,它便会立刻疯狂地十倍反击回去。

    谁知,他没等到突如其来的发难和杀意,却是等到了别的东西。

    花轿的帘子被微微挑起,透过鲜红盖头下的缝隙,谢怜看到,来人对他伸出了一只手。

    指节明晰。第三指系着一道红线,在修长而苍白的手上,仿佛一缕明艳的缘结。

    看着眼前穿着嫁衣盖着红盖头的人,握着他的手微微攥紧。

    八百多年过去了,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一次,就算拼上所有,我也一定要……护你一生康平清安。 
 
    ‘鬼新郎’解决完后,谢怜带着南风和扶摇回天庭复命,刚入上天庭,迎面便见到灵文与一名白衣执扇少年闲谈,看起来关系相当融洽。

    少年似乎感觉到谢怜打量自己视线,朝他的方向转身正对谢怜。

    面容如玉,气质修雅,好一个俊逸潇洒的少年。

    以少年之身飞升虽少却也并非没有,谢怜飞升之时也不过十七,不过这少年身上……

    少年看看南风和扶摇眨眨眼,向他们点了点头,将扇子反手收起,轻做一揖,然后抖开折扇,翡玉扇骨映着的雪白扇面上是泼墨般肆意的一个‘風’字。

    “在下师青玄,久闻太子殿下盛名,今日终于有缘一见。”

    少年声音清亮,笑声朗朗。

    若是他人如此说来,谢怜自己可能会觉得这是在暗讽自己,但从他口中说出,却让自己感觉此人是真心而感。

    两人交谈一阵后,谢怜便被师青玄定为顺位‘第二好的朋友’。

    谢怜对师青玄热爱交友习惯和特殊的朋友排名感到有些有趣,随口就问了句,“那你的‘第一好的朋友’是哪位?”

    “当然是贺兄了!”

    少年言辞凿凿,没有丝毫犹豫,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待师青玄走后,谢怜向灵文交接任务时问到了师青玄。

    “这少年心性洒脱,若不是他身上缠着几丝鬼气,我还以为是哪位上神呢。”

    “……太子殿下可知‘四大害’?”

    谢怜心想:“惭愧,我只知道四名景。”

    所谓的四名景,乃是上天庭中四位神官飞升之前的四个美谈佳话——少相辞官,太子悦神,将军折剑,公主自刎。

    这其中,“太子悦神”,说的便是仙乐太子神武道惊鸿一瞥了。能跻身四景,并不一定是那位神官法力最强,只是因为他们这传说传得最广,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对外界这种消息,谢怜一向反应迟缓,说是孤陋寡闻也可,只是毕竟身为其中一景,他这才稍有了解。这“四大害”,大抵是很后来才新流行的一个说法了,谢怜却是未曾有所耳闻。既然用了“害”字,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道:“惭愧,没听过。敢问是哪四大害?”

      灵文道:“这四大害吗,殿下请记好,乃是‘青灯夜游,白衣祸世,玄风戏天,血雨探花。’指的,是上天庭和中天庭都非常头疼的四个鬼界的混世魔王。”

    人,往上走,成神;往下走,为鬼。

    诸天仙神开辟了天界作为居所,把自己与人界割裂开来,居高临下俯瞰凡世,凌驾众生之上。而所谓的鬼界,却还没有和人间分离开来。妖魔鬼怪们和人们享用同一片土地,有的潜伏于黑暗中,有的伪装成人类,混杂在人群,游荡在人间。

    灵文继续道,“青灯夜游,指的便是我们那位品位低下、爱好倒挂尸林的青鬼戚容。不过,他是这四害里唯一一个非绝境的,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面?可能是因为他常年惹事,很是烦人,也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加他一个凑足四个比较好记,不提也罢。”
 
    “白衣祸世,这一位,太子殿下你应该比较熟悉。他有一个名字,叫做白无相。”

    坐在石桥头的谢怜,听到这个名字,忽然感觉到一阵从心脏传向四肢百骸的抽痛,手背微微发起抖来,无意识握紧了拳。

    他自然是熟悉的。

    都道“绝”一出世,可祸国乱世。而这位白无相一出世,灭的第一个国,就是仙乐国。

    谢怜默然不语。灵文又道:“不过,白无相已经被灭了。也不提。就算他还存于世上,如今只怕也轮不到他来占风头了。” 

    “而刚刚的师青玄,正是玄风戏天,他自黑风中破障而生,并于刚刚出世之时以海市蜃楼戏耍上天庭诸神,他极爱交友,上至上天庭帝君,下至鬼界幽鬼残魂,只要是他觉得有意思的,不管活的死的他都能交上朋友。上天庭大部分与他交善,还有几人被他所救,剩下的人看不惯他又打不过他。他有时助鬼战恶神,有时帮神伐凶鬼,有个不花钱的劳力,帝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他也是唯一非神之身却可以自由出入上天庭的鬼王。”  

    #社会我交友大佬师青玄#
    #师青玄: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我交不到的朋友#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