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无羡

01
    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华都市的某个角落有一家老店,老店的结构与千百年前的建筑如出一辙,店前的牌匾上入木三分的几个字,潦草肆意却颇有风骨。没人知道这家店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有些孩童好奇向店内张望,偶尔能窥见一名丰神俊朗的男人,但在百年过后,路过这家店偶然一瞥,店内男人依旧潇神采飞扬,面容未改。

02
    这家店很少有人有人光顾,但每个来的人都莫名的有些关联。

    当有人进入这家店时,便能看见男人斜倚在书案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相逢即为有缘,欢迎来到无羡,有缘人。”

03
    他在店里见过很多有很久历史的古物,年代近点的黑胶唱机、掐丝珐琅怀表之类,年代远点的柳公权的字帖,《霓裳羽衣舞》曲谱……还有各个时期的木雕家具,书画瓷器之类。

    男人将一盏烛台递给他,然后转身随意躺在一处。

    暖黄的烛火在一片黑暗中晕出一团明亮,男人躺坐在铺着柔软的红底金纹蜀锦黄花梨雕花塌上看着他,似笑非笑。

    他有些慌乱的别过头,打量烛光所及的边缘的古物,没有看见男人潋滟的桃花眼底深深地思恋。

04
    “我这里有一只洞箫,名唤‘裂冰’。”

    男人从幽暗的古董店深处取出一只木匣,木匣的香味在空气中慢慢延展,味甘性温,是上等的奇楠沉香。

    打开木匣,匣内是一只玉质洞箫,通体雪白,带着点点寒意。

    仅一眼便感觉自己与它十分熟悉,但是……

    “此物甚为宝贵,曦臣不能收。”

    “无碍,此物与你有缘,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就当作是暂放在你那里,日后我再取回便罢。”

    毕竟,不过物归原主罢了……

05
    “冷静点吧,这可不是当年了,现在要是放你们出去,我这家店就不用开了。”

    肃杀冷冽的气息充斥在屋内,各色剑芒骤亮,似是不甘而又无可奈何,闪烁几下后重归黯然。

06
    面容精致的男孩儿走进店内,步伐有些慌乱,不似往日的从容。

    “……”

    男人看着男孩儿摆在面前的成绩单,白纸黑字上面全是红对勾还有名字旁边的满分小红花,难得感觉有些头疼。

    “说好的,三个问题。”

    “好好好,我说到做到,你说吧。”男人向后躺倒,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自己前几天作死和男孩儿打赌,如果他考试全部满分就回答他三个问题……好想回到过去抽死自己啊……

    男孩儿看着男人不端正甚至散漫的姿态皱皱眉,然后开口:

    “你在等的人是谁?”

    “……”让你平时和他说那么多。

    清冷稚嫩的声音在店内回响,平时喜欢和自己贫嘴的轻狂男人突然安静了。

    第一个问题就这么戳心窝子吗?

    男人摇摇头苦笑道,“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比我还要重要。”

    “你还要继续再等下去吗?”

    “当然。”

    男孩儿张口还打算再问下去,男人伸出手,食指和中指挡在他的唇上。

    “你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可别浪费了。”

    男孩儿摇摇头,“你第一个问题回答的过于隐晦,不能作数,最多只能算半个。”

    “诶?蓝二小公子这是耍赖皮吗?”

    看着男孩儿直直盯着自己的琉璃眸子,眼中满是自己所熟悉的执着。

    “好吧,半个就半个。”

    男人耸耸肩顺着男孩的意思,许了他半个问题。

07
    男孩儿时不时就会来这里陪男人等那个重要的人。

    在店里他见过很多熟悉但并不全部相识的人。

    身着牡丹花纹的少年从店里领走一尊观音小像,那观音不似自己见过的观音相,反而与少年有些相像。

    性格有些怯懦的男孩从店里取走了一把折扇,不知为何,拿到了折扇的男孩,自己在他眼底看到了几丝锋芒。

    有些乖张的男孩儿从店里骗走了一袋糖,嚼着白拿的糖,嘴角一扬,露出一颗虎牙,感觉很满足。

    一身紫色的男孩儿从店里带走了一只刻着九瓣莲的银铃,那男孩他有些了解,在兄长房间的相框里见过,想必是兄长重要的人。

    他不再是不谙世事,不晓情理的稚童,男孩儿也在长大,懵懂的情感慢慢发酵,他懂得了那个紫色的男孩儿对于兄长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也渐渐明了自己对男人可念不可说执念。

    从男孩儿到少年,再到成年,日复一日的叠加,那份青涩的禁忌终有一天要突破自己施下的枷锁。

08
    男人挥袖熄灭寒烛,唯一的光源消失本以为周遭会陷入一片黑暗,下意识抓住男人的衣袖把他带到自己身后,却被眼前之景所震惊。

    萤火虫在身边闪烁着光芒,几十把仙剑带着不同的光在天上交织飞舞,每一把仙剑都带着不同的剑意和不同的剑诀彼此对招。

    “恭喜你,蓝湛,你成年了。”

    男人将刚刚成年的少年拥入怀里,“我在等的人,姓蓝名湛字忘机,那是我唯一的爱人,我在等他……”回家。

    剩余的话语被少年吞吃入腹,少年口中隐约漏出几个细碎的音节。

    “魏婴……魏婴……”

    男人笑了,手臂环着他的肩颈回应他。

09
    寿命短暂是人类最大的悲哀,男人再次送走了自己的朋友和爱人。

10
    “魏婴,你还会等我吗?”

    “当然,只要我还存在一天,我对你的爱不会就缺少一秒,我就不会停止等你。”

    “……”好似安心了一般,他慢慢停止了呼吸。

    看着爱人微笑的脸,男人弯下腰在他的额间落下一吻。

    “晚安,蓝湛。”

11
    一个男孩儿进入店内,看见男人斜倚在书案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相逢即为有缘,欢迎来到无羡,有缘人。”

12
    纵使沧海变桑田,我对你的爱永不停歇,我会用我生命的每时每刻去等待你。

    其实这个短篇的设定背景是当年羡羡成神经历天劫的时候,汪叽替羡羡挡了最后的天雷,最后羡羡成神,汪叽转生。
    最初转世时,羡羡其实是希望汪叽再次修仙成神陪着自己的,但当时的人类已经不像当年对修仙那么热衷。再几次转世后,当下的时代别说是修仙,哪怕是对神明的存在都产生了怀疑,更何况是劝汪叽修仙。在那之后,羡羡就开了家店一直等汪叽,哪怕千百载空付,也要等那十数度春秋相守。
    羡羡在等的时候其实是在抱有着“你当年不肯放下等我十三年,如今换我来等你”的这种感觉。
    码文时是痛并快乐着的,说不上是糖还是刀,算了,随缘啦,最近还有新脑洞,和这个有点关联。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