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三

随心挖坑,随缘更文

真·佛系吐槽役写手

每天都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日常get新技能

随时欢迎评论勾搭~

浮沉——四、食魂天女

    温宁看看魏无羡,又看看山上,不知道怎么办。

    从刚刚遇见他们后,魏无羡就一直沉默不语,温宁从未见过这样的魏无羡,在他印象中,魏无羡一直是潇洒快意明艳张扬的样子。

    无论是无忧少时丰神俊朗的世家公子,还是青年时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他一直都是一张笑脸,除了……

    “他确实生来是一副笑相,却从来都不是没心没肺。”

    或许姐姐说的没错,自己可能还是没有足够了解公子。

    姐姐、阿婆、四叔……我找到阿苑了,他过得很好……

    “…温宁,温宁?!”

    温宁回头看见魏无羡有些急切担心的脸,温宁眨眨眼,摇摇头,“我没事,公子。”

    我过得也很好,你们可以放心了。

    “……”魏无羡盯着温宁,脸上就差写着‘不信’了。

    自己刚刚因为……有些走神了,温宁也走神了,两个‘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邪魔外道’在这四大家族来了仨的山里走神了,魏无羡真想感叹,命真大啊。

    即使温宁不说,魏无羡也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但也不打算挑明,那是他心上的一根刺,他知道那种感觉,每每碰到后从心脏延伸到四肢,麻木而清醒的痛。

    “公子,有阴灵。”

    温宁停下脚步,看向某处。

    温宁是凶尸,虽有神智,却亦为死物,所谓‘同类相吸’,也是这番道理。

    魏无羡顺着温宁的目光看向阴灵的所在地。

    一个身着华丽寿衣的老者来回徘徊,嘴里嚷着“疼啊,疼啊……”

    身着华丽寿衣,是死魂,而且应该是安葬甚至是厚葬!

    懒汉娶亲,天雷劈棺,被豺狼咬死的未婚夫、父女先后失魂,华丽的寿衣……如同一颗一颗珠子,被串联成一条完整的线。

   
    “温宁,你先离开大梵山,这里你不方便出手,一旦暴露就完了,好好藏起来,此后听我笛声现身。”

    温宁虽紧张阿苑的安危,但也知道此时听魏无羡的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他也相信魏无羡能救出阿苑。

    温宁把花驴拴在路边的树上后就离开了,魏无羡取出背后仙剑御剑飞向山顶。

    虽修百家学,但魏无羡的剑道根本还是江家的奇快取巧,不过两三个呼吸间,魏无羡就已经到了山顶的天女祠。

    天女祠前没有,是还没到,还是已经进去了?!

    这问题只在脑中过了一遍,直接御剑飞进天女祠,横竖这都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东西,还是自己解决了好。

    “……真这么灵,那我现在许愿,要这大梵山里吃人魂魄的东西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它能不能做到?”

    刚进天女祠就听见金凌的声音,心刚放下就又提了起来,这孩子少说点带刺儿的话不行吗?!

    “全都出洞!这食魂天女要醒了!”

    魏无羡一边朝着他们喊,一边手中拿着大把黄符扔向天女象周围,手中捏了个咒法,天女象便被困在了中间。

    “凭什么,你说出洞就出洞,到时候好处都被你占去了!”

    一个不知何家的弟子出声,之后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

    相比起他们,蓝家小辈曾见识过魏无羡的手段,也比他们要更为了解他一点,蓝思追直接下令退出洞口,毫不犹豫,蓝家其他人也抬腿就走,没有半点质疑。

    蓝家小辈已经退出了天女祠,魏无羡的阵法也被毁了个七七八八。

    “还站着干什么,等着食魂兽自己撞过来插你剑上?今天你要是拿不下这只食魂兽,今后都不必来找我了!”

    金凌感觉江澄的话,在耳边回响,虽是气话,但金凌也不打算就这么空手回去。

     “若我这一剑削不下她的头颅,便要死在这里了——死就死!”

    “什么叫死就死!你要气死你舅舅吗?!” 魏无羡御剑救下金凌,想着刚刚金凌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这熊孩子一会儿没看住都要上天了!

    “要你管我,你放开我!”

    金凌被魏无羡御剑拎着后衣领吊在空中,虽知道自己得救了,但还是感觉自己现在这样子丢人。

    魏无羡带着金凌飞出洞后放下他,抬手就在金凌头上一个狠敲了一下,“以后再收拾你!”

    看着魏无羡咬牙切齿的样子,金凌把“我小叔叔都没打过我”给咽了下去。
    “信号弹呢?”

    “莫家庄放光了,还没补。”

    “你们就等着回去抄家规吧!”

    “洛前辈,请问这是……”蓝思追率先发问。

    “食魂天女,野路子神一个,你们那些对付邪祟的符篆法器都没用。”

     “你怎么知道,吸食的魂魄的不是食魂煞,而是那尊天女像?”蓝景仪接着问。

    “你们在古坟边上都看见什么了?”

    “还能什么,死魂呗。”

     
    “对,有死魂。这就说明了绝不是食魂兽或者食魂煞。如果是这两类,那么多死魂飘在那里,它会不吃吗?不会。”

    这次发问的不止一个人了:“为什么?”   

     
    “我说你们蓝家啊……”魏无羡实在忍不住了:“少教点仙门礼仪和修真家族谱系历史渊源这种又臭又长还要背的废话,多教点实用的东西不行吗?这有什么不懂的。死魂比生魂容易吸收得多。活人的肉身就是一道屏障,想吃生魂就要破除这道屏障。就像……”他想到那只一看见苹果跑得比兔子都快的花驴,“就像一个苹果放在你面前,另一个苹果放在上锁的盒子里,你选吃哪一个?当然是面前的那一个!这东西只吃生魂,而且有办法吃到,挑嘴得很,也厉害得很。”

     蓝景仪惊道:“还有这道理?虽然从没听过,不过好像没错!”

    蓝思追道:“我们都以为,是山崩和天雷劈棺引出了失魂之事,自然就以为是食魂煞了。”

   
    “错。” 

   
   “什么错?” 

  
    “顺序错,因果错。我问你们,山崩和食魂事件,孰前孰后,孰因孰果?” 

   
    不假思索:“山崩在前,食魂在后。前者因,后者果。”

     
    “完全错。是食魂在前,山崩在后。食魂是因,山崩是果!山崩那一晚,突然下了暴雨,天打雷劈,劈了一口棺材,记住这个。第一名失魂者,那个懒汉,被困在山中一晚,过去几天就娶了亲。”

    
    “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游手好闲的一个穷光蛋,哪里来的钱娶亲大操大办?” 

   
    众人哑口无言,也难怪,姑苏蓝氏,原本就是一个考虑不到这种问题的家族。魏无羡又道:“如果你们彻查了大梵山上所有的死魂,就会发现有一个老头的魂魄,是被砸头致死的,寿衣极其华丽。穿着这么华丽的寿衣,他的棺材不可能空空如也,一定会有几件压棺的陪葬品。被一道雷劈开的那口棺材,多半就是他的,而后来收敛尸骨的人并没有发现陪葬品,必然全都被那懒汉拿走了,如此才能解释他的突然阔绰。”

    
    “那懒汉是在山崩一夜之后忽然发迹娶亲的,当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一般的事。那晚下着暴雨,他在山里躲雨,大梵山上能躲雨的有什么地方?天女祠。而常人若是到了神祠里,少不得要做一件事。”

    
    蓝思追道:“许愿?”

     
    “不错。比如,让他走大运、发大财、有钱成亲什么的。天女成全了他,降下天雷,劈开了坟墓,让他看到了棺材中的财宝。而他愿望达成,作为代价,天女便降临在他的新婚之夜,吸走了他的魂魄!”

    
    蓝景仪:“全是猜测!”

    
    “是猜。可按这个猜下去,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释。”

    
    蓝思追:“阿胭姑娘如何解释?  

 
   “问得好。你们上山之前也该都问过了。阿胭那段日子刚定亲,对所有定亲的少女而言,她们一定都会有同一个愿望。”

    
    蓝景仪懵懵懂懂道:“什么愿望?”

            
   “不外乎是,‘希望夫君这辈子都疼我爱我,只喜欢我一个人’,诸如此类。”

 
    “这种愿望要怎么达成啊……” 

   
    魏无羡摊手道:“很简单。只要让她夫君‘这辈子’立刻结束,不就能算他‘这一生都只爱了一个人’?” 

   
    蓝景仪恍然大悟,激动道:“噢、噢!所、所、所以阿胭姑娘定亲之后,第二天丈夫就被山里豺狼杀死了,因为很可能头一天阿胭姑娘去天女祠许过愿!”

    
    魏无羡趁热打铁:“是不是山里豺狼杀死的,难说。阿胭身上还有一个特殊之处,为什么所有人中只有她的魂魄回来了?她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她有一个亲人失魂了。或者说,这个亲人,代替她了!郑铁匠是阿胭的父亲,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在看到女儿丢了魂魄、医药无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只能做什么?”

    
    这次蓝思追接得很快:“——他只能寄最后的希望于上天。所以他也去天女祠许了愿,愿望是‘希望我女儿阿胭的魂魄被找回来’!” 

   
    “孺子可教。这就是为什么只有阿胭一个人的魂魄回来了,也是第三名失魂者郑铁匠失魂的原因。而阿胭的魂魄虽然被吐了出来,因为在食魂天女的腹中已沉了一段时日,难免受损。魂魄归位之后,她开始不由自主模仿起天女像的舞姿、甚至笑容。”

    
    这几名失魂之人的共同点,都是有可能在天女像之前许过愿。愿望成真的代价,就是魂魄。

    蓝景仪大声道:“等等!可是刚才在神祠里,有一名修士也被吸食了魂魄,我们并没有听到他许愿啊!” 

   
    “我刚一进来就听见金凌说‘真这么灵,那我现在许愿,要这大梵山里吃人魂魄的东西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它能不能做到’,这还不是许愿这是什么?唠家常吗?!”

    给小辈们解疑道一半,食魂天女从洞口走出,这尊食魂天女原本面目模糊,只有个大概眼睛鼻子耳朵嘴,一口气吸食了数名修真者的魂魄之后,已化出了清晰的五官容貌,是个微笑的女人面相,嘴角垂下许多鲜血,叼着一只被撕断的手臂,正大吃大嚼。

    蓝思追崩溃道:“这不对!夷陵老祖说过的,高阶的吃魂,低阶才吃肉!”

    
    魏无羡无奈道:“你迷信他干什么,他自己一堆东西都做得一塌糊涂!任何规则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想想便知了,一个婴儿,没牙的时候只能喝喝稀饭汤汤水水,一旦长大当然也想用牙齿吃肉了。她现在法力大涨,自然也想吃肉尝个鲜!” 

   
    “金凌,弓箭借我。”

    魏无羡从金凌身上直接把弓解下来,然后从他身后的箭筒里取箭,“刚刚看你一直都不说话,估计你大小姐脾气又犯了,看好了,教你一招儿。”

    “你才是大小姐脾气!”

    话虽这么说,但金凌还是认真看着魏无羡听着他说的话,他是傲,但绝不傻,他分的清魏无羡对他是好还是坏。

    “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一般有两条路可走,一是鬼道,二是外部强攻。一你们是不行了,那就注意二吧,一定要记住这几个地方,眼睛、眉心,耳后,下颚。”

      魏无羡拉开弓让灵力附在箭上,边说边射,每射每中。周围小辈恨不得拍手叫好。

    在把最后一支箭搭在弓上时,魏无羡放下了箭,周围小辈看的正高兴,看见魏无羡停了动作,忙上前问他是不是受伤之类的。

    魏无羡摇摇头,把弓和最后一支箭递给金凌,“试试看?”

    金凌也不推辞,在刚刚看见魏无羡惊人箭技后他便有些跃跃欲试,拉开弓,搭好箭,学着魏无羡的样子附着灵力……

    魏无羡看着金凌的样子,笑了,然后转身下山。

    那只箭魏无羡即使不用看也知道,一定会中!

    食魂天女的眉心被毫不含糊的一箭射中,倒在地上,然后庞大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一颗内丹发出柔柔的白光。

    之后他们找了好久都没看到魏无羡,只好放弃,在蓝湛领着蓝家小辈准备返回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他们看见魏无羡牵着花驴斜倚在树上,看着他们笑。

    “我怎么说也就过你们蓝家小辈两次,也算得上是对你们蓝家有点恩情,带着恩人去参观一下云深不知处可不可以呀,含光君~”

    小剧场(之前忘了ㄟ( ▔, ▔ )ㄏ)

    43:请问含光君现在心情如何?

    汪叽:……很好

    43:……
  
    (吸尘视角):魏婴回来了,魏婴主动要和我回家,魏婴……

    (果然内心戏很足呢)

    (还没在正文掉落的师父父)百晓生:MD,混蛋蓝汪叽你个禽兽,扶桑今年才13,你竟然……

    (预计还要很久才在正文掉落的师父父)百晓邪:(抱走百晓生)小轶儿加油,我先带晓生回去了~

    (目前还是个钢铁直男)wifi:???

       @舞月 说好了更文就更文,哼QAQ
   
   肝都要炸了_(:з」∠)_

评论(21)

热度(58)